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交流 -> 文艺品鉴 -> 文章诗词
文章诗词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我热爱我的祖国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3日 来源:刘燕球

    我1953年初从印尼回到祖国,在母亲的怀抱里我度过了将近三十个春秋。随着社会主义祖国的日益强大,我也逐渐地成长起来,党把我培养成为大学生、工程师和无产阶级先锋战士。
    我家祖辈四代侨居在印尼。我的曾祖父在旧中国时,因家乡连年闹灾荒无法生活,被迫背井离乡,漂洋过海到印尼去谋生。我们虽然都出生在异国他乡,对祖国的思念之情却是我们家祖辈相传的。我们的祖国不但有幅员辽阔的国土和秀美壮丽的山河,以及丰富的资源,而且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古老文化;中华民族不但以刻苦耐劳,多才多艺著称于世,同时又是酷爱自由,富有革命传统的民族。我的父辈们经常指教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到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自己和祖国。记得小的时候,在海外,父母对我们要求很严,回到家里要说家乡话,吃饭要用筷子,衣着穿戴都必须保持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宁可忍受白眼,也不愿意改变中华民族气节,要始终保持中华民族的自尊心和光荣感。一九四九年,祖国解放了,天安门城楼上升起了五星红旗,毛主席向全世界宣布了新中国的成立。祖国像慈母般地召唤着她海外的子女,在祖国发生巨变的时刻,中华民族的子孙都在选择自己要走的道路。我爱我的祖国,我们一家选择了跟着共产党走的光明大道。这就是中华儿女爱国精神作为一种伟大的凝聚力的向心力所起的重大作用。记得那是一九五二年初,在印尼山口洋市,我们全家第一批选择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在我们家的客厅里挂上了五星红旗和毛主席的像。作为侨居海外的中国人,这个举动是正当的,无可非议的,然而这都触犯了印尼当地政府,他们动用十三辆大卡车的军警宪兵队包抄了我们的家,勒令我们摘下五星红旗和毛主席像,还把我妈妈拉到警察局里审讯,我们子女们也为此遭到了打骂凌辱。他们漫骂我们是“共匪”“赤匪”。这些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打上了深刻的烙印。但是,我们并不害怕,也没有掉过眼泪。因为我们确确实实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民族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也使我们长期流落海外的侨胞有了一个统一的伟大祖国。到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忘记社会主义祖国。我们要发愤学习祖国的科学文化。可是,那时的海外,我们连学习祖国历史、地理和文化自由都没有。学校经常被包抄。进步的老师和同学经常被抓去坐监牢。侨居国外,寄人篱下,真是难啊!我们再也不忍自己的爱国之间工期受凌辱,要决心把自己的青春和智慧献给刚刚解放了的祖国。祖国就像一块强有力的磁石吸引着她海外儿女的心。一九五三年初,我和两个姐姐,克服了重重困难和险阻,回到了祖国的怀抱。那时我才十五岁,在国内,除了与我一起回到祖国的两个姐姐外,没有任何亲人,但我并没有感到孤独,因为在各方面都得到了党和人民胜似父母般的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党哺育我念完中学,又上了大学,把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培养成为工程师。
    在林彪、“四人帮”横行的日子里,全国人民蒙受苦难,我们归国华侨也再一次被剥夺了热爱祖国、热爱党的权利。那时凡属“海外关系”,不问青红皂白,一律都认定为有反动身份,是什么“黑七类”,编入另册,百般凌辱。祖国遭到浩劫,我也没有例外地被打成“反党分子”,“反动分子”。我据理反驳,“我不反党,我是热爱祖国并积极争取入党的”,他们却污蔑我说“你争取入国民党吧,共产党不要你”。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但残酷的事实又无情地告诉我,这些都是发生在祖国的事。我挺着双身板整天整天地弯腰低头下跪挨批斗,并被罚去干重体力劳动,这是我热爱祖国之心第二次受到凌辱。我哭了几天几宿,因为党培养我,我热爱党。我怎么也不不理解,象我这样一个一心向往祖国,献身祖国建设的女同志,竟会成为什么“反党分子”“反动分子“。后来才知道,我们国家出现的这场灾难,是林彪、“四人帮”这伙坏蛋搞的。他们不了党、代表不了国家和人民,他们是党的叛徒,国家的败类,人民的仇敌。我坚信“四人帮”之流只不过是沉渣泛起,历史的反动,迟早要覆灭,党在我们这些海外归来儿女的心上,党是了解我们这些海外归来儿女的赤诚之心的。我没有任何理由因自己遭受迫害而责备祖国。相反,我能为横遭浩劫的祖国担受一份痛苦,心里是坦然的,也是舒畅的。因为在祖国母亲最困难的时刻,我保持了中华民族向来有与至亲好友同甘共苦的品德,我一“母亲”同呼吸共患难。那时候,尽管我在肉体上受到摧残,精神上受到很大打击,但我始终坚信热爱祖国是无罪的,我完全坚信我所走的路是正确的,党是了解我的,群众是关怀我的,就是在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有许多老干部,老同志支持我,鼓励我,有的暗暗保护我,使我得以度过难关,透过迷雾看到了光明。激发了我战胜困难,争取胜利的信心和勇气。就是对当时那些奉命办事,曾参与斗过我的某些人,我也不能计较个人恩怨,我要把全部精神用到生产上,坚定不移地把自己的青春和智慧献给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
    一九七0年,我的政治压力还末解除,正赶上沈山线下行小凌河桥防护建筑物丁字坝因年久失修发生了问题。组织上把我派去担任此项目工程设计并指导现场施工。这里,有些好心的同志对我说同,你是学线路专业的,修丁字坝是属于桥梁工程,你能搞好吗?再说搞不好再给你戴上个什么“帽子”可怎么办?我说不怕,不是存心搞破坏就不怕。于是我深入现场和工人共同研究,边学边设计,根据现场调查情况,我采用了石笼凳保护坝头的办法,解决了坝头被水掏空的老问题,我设计的这种方案施工,经受了十年的洪水考验,至今仍然起着良好的作用。
    也是这一年,锦州车站内的线路和道岔群设备也因抢修而质量不好,保证不了行车安全。当时我是被下放到工区参加劳动的,我看到这种情况,就和老工人在一起边劳动、边研究,采用了“点——线——块,组——串——片”全面锁定和加因道岔群,以及在维修工程中突出抓了“筛、锁、治”的办法,经过广大工人的积极劳动,扭转了锦州站场设备失修的状态,保证了安全生产。在劳动实践中,我还帮助老工人总结经验,把老工人杨树善同志拨正小曲线的简洁办法,经过总结上升为理论,为曲线弦线自矩计算推导了一个新公式,并写出了“弦线自矩法整正曲线”的文章,发表在铁道部主办的《铁道标准设计》一九七一年第九、十期上,推广到全国各铁路局。一九七一年同,组织上给我落实了政策,又把我调回技术室工作。当时,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要把党交给我的工作做好。一九七四年洪水期间,沈山线沟帮子车站附近出现了洪水漫上了路基,铁路随时有被洪水冲毁的危险。我和同志们一起奔赴水害现场对水害地区进行调查,配合运输部门,几天内抢卸二百多车片石和道碴,经过七个昼夜的奋战,使水害现场的抢修加固顺利进行,保证了行车安全。
    粉碎“四人帮”以后,党的侨务政策又回来了,党和国家迅速地医治十年浩劫的创伤,我们归国华侨的心灵创作也得到了治愈。十年的冤屈得到了平反昭雪,各项政策得到落实。
在向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进军的洪流中,我努力地工作同,不断地前进。但也有洪流冲击着我,现实对我提出一次又一次的考验。
    一九八0年春天,侨居在泰国的婆母连续来了三封信,叫我们出国团聚。信中说:“父已故去多年,母又年迈体弱,渴望能与你们早日团聚,若有可能如吾意,接信后立即申请出国,吾将立即寄去一切出国费用。”五十年代初和我一起回国的同学近几年也有出国的,有的同学出国前给我来信,也劝我们出国。婆母的一片心意,同学好友的劝说,在我的头脑里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我们国家儿经周折,确实还很穷,可是,祖国再穷,也是自己的母亲。正因为祖国还不富裕,我们这些作儿女的就更有义务把祖国建设好。在三年困难时期,我和祖国人民一道渡过了暂时困难。在十年浩劫中,我和祖国人民一起经受住考验,今天祖国要建设四化,我们哪能走呢?我怎么能忍心离开哺育我们成长的祖国呢?我的决心已定。不能走。可是,就在今年年初,孩子 的叔叔从泰国到北京来同,与我国政府谈判购买制糖机械设备问题,我们全家到北京与亲人见面时,又提出要我们出国。他说:家中缺少人手,生意忙,要我们回家去帮助建设家园。”他还表示,可以承担全部路费和办理泰国入境手续。我们想,人的生活包括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两个方面,只有物质生活好,政治生活没有保障,精神是会很空虚的。海外再好,也不是自己的祖国,也可能在生活上会较富裕的,但那是不是取的,我的决心没有动摇。我们领受了亲人的一片心意,并向他介绍了我们在国内的生活和工作状况,三十年来受党和国家的培养。我要报答“母亲”养育之恩。最后,他了解了,也谅解了。他说:我们留下可以,两个孩子送出去,求学深造吧。
    一九八0年党组织把重担子交给我,提拔我当工务处副总工程师,一九八二年提拔为工务处总工程师。我知道,这是党组织对我的信任,也是党和人民对我的期望,我不能辜负组织上长期教导和期望。同时,我也意识到,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我给自己制定三条原则:一是依靠组织,团结群众;二是深入现场,多作调查研究工作;三是谦虚谨慎,努力工作。到工务处两年来,我和同志们一起,通过春检、秋检和其他各种形式,深入现场,了解那里的干部和群众,对改善设备及提高线桥维修质量的做法和要求,到现场了解线桥设备状态,了解大修、中修和维修情况,并帮助现场解决生产当中的技术问题。通过大量的调查,我初步掌握了管内设备状态,对管内设备应该怎么修,怎么改善,心 里有了数,具备了发言权。如沈山无缝线路地段在开展做缓冲区质量得到稳定,必须同时做好伸缩区的锁定,这是维修无缝线路优质缓冲区所必须解决好的技术条件。这一建议为现场所接受,并做为评定缓冲区的条件之一。在设备检查中,我了解到沈山线无缝线路的胀轨跑道是直接威胁行车安全的。为了防止无缝线路胀轨跑道发生,我根据自己在现场实践的经验及翻阅了大量资料,编写了无缝线路胀轨跑道教材,采用计算法,算出无缝线路胀轨跑道应力峰的峰值和峰值位可以有效地防止胀轨跑道的发生。去年,在广泛开展做优质的道岔的完整质量,为了方便现场按技术标准整修岔后曲线,我编写了道岔后附代曲线的正法。这两上学习教材,在工务处办的技术学习班上,我都做了讲解。
    去年,针对我局正线已有百分之六十以上辅设了轨枕,而且在养护维修中出现了一些问题,经调查分析病因后,我向铁道科学研究院提出修改设计,加大轨枕中心断面,以解决过去设计轨枕来考虑现场大量作业而施加于轨枕中间部位的正弯矩。这一意见被采纳。针对现场实际,对现场的作业方法也提出了改进措施。最近,为适应运输交流的要求。京通线拟提高允许速度。春节过后,我带领线路科、桥梁科、技术科三位科长和两名工程师,京通线的线桥设备进行调查和分析,从通辽到隆化,延长五百多公里的线路,历时十六天,基本上摸清了设备情况,对京通线提速,提供了可靠的衣服。同时也纠正了基层单位较长一段时间内所持的对设备问题不够确切的意见和整治方案。
    这些年,我解除了政治压力和思想包袱,积极努力工作。今后,我前进的道路仍然不会是笔直平坦的,但支持和鼓励我的力量却是来自方方面面的。党要我做的工作很多,我下决心在工作中磨练自己,不管受到多大挫折,遇到多大困难,我一定不灰心,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在取得成绩时不骄傲,不自满,在祖国四化建设中永远做一颗不生锈的螺丝钉。

作者系印尼归侨、原锦铁科研所工程师、原锦州市侨联常委 刘燕球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附件下载】